当前位置首页 > 武侠战争

特朗普时代的言情小说转型:再见霸道总裁 再见病娇女主

阅读次数: 次  来源:  发布时间:2018-03-14

   2016年11月初,萨拉·麦克莱恩(Sarah MacLean)的古装言情小说《公爵夫人的日子》(The Day of The Duchess)已经写到了275页。这部小说囊括了一切大热的元素——男主人公是一名高贵的公爵,他美丽的妻子与他貌合神离,公爵夫人受到了流言蜚语的攻击,这对夫妻得克服重重阻碍才能最终在一起。而在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,麦克莱恩再也无法忍受她小说中的男主角了。

 
  这位曾经登上过《纽约时报》畅销书排行榜的作家说:“11月9日那天我醒过来,突然就有了这样一个想法,‘我不能再写霸道总裁的故事了’。爱情融化了高不可攀的冷面霸道总裁,使他变成一个完整的人,类似的情节是言情小说的常见套路。但是,现实中如果真有这样的人,那么他一定是特朗普的支持者。”
 
  麦克莱恩正在伦敦参加言情小说读者见面会(RARE,全称是Romance Author & Reader Events),这在言情小说界是一年一度的大型盛会。今年的活动更是盛况空前,开票后24小时内售出了1500张门票,读者们都带着行李箱来买书,一遍又一遍地排队等候作者签名,整个活动期间大概来了100位作家。言情小说是个巨大的产业(光是在美国就有超过10亿美元的市场),但是随着当下要求性别平等的呼声越来越高,言情小说也逐渐成为了一个不合时宜的存在。老实说,这种体裁的地位也确实不高。希拉里·克林顿最近就形容言情小说是“把女人抢过来扔到马背上,然后带着她远走高飞”;这种说法虽不完全准确,却是大众对言情小说的普遍印象,毕竟帅强盗的形象依然在女性读者中风靡。但事实上,病娇型女早就已经过时了。
 
  麦克莱恩写过12部言情小说,也是《华盛顿邮报》的专栏作家,《公爵夫人的日子》却是她职业生涯的一大困境:特朗普当选的时候距离截稿日期只剩三周了。她打电话给她的编辑,“我说,‘我写不下去了。’那一天真是糟糕透了。所幸我的编辑也反对特朗普,能够理解我的选择。”于是麦克莱恩重写了整本书,为男主角黑文公爵Malcolm Bevingstoke加了一些情节:他的性情大变,真诚地想要挽回女主角,并为此付出了实际努力,这才迎来了大团圆结局。
 
  “在早期的作品里,那些男主角也会随着时间而慢慢改变,”麦克莱恩说,“但是这个男主角让我根本写不下去,他一点儿吸引力都没有。”
 
  言情作品并不在乎女性拥有多少权利。凯思琳·伍德威斯(Kathleen Woodiwiss)1972年的小说《火焰与花》(The Flame and the Flower)被看作是第一本“现代”言情小说,女主角在头100页中就被强奸了四次。但在那时,婚内强奸并不算作犯罪,英美的单身女性也无权办理信用卡。言情小说从来没有脱离过性别政治的影响,麦克莱恩说:“它的女性运动的表征。”随着#MeToo和Time's Up运动的兴起以及特朗普的当选,言情作家和出版商们正要开始一次深刻的转型。
您还可能感兴趣的内容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