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首页 > 时尚达人

小说:再见妈咪,再见幸福(1)

阅读次数: 次  来源:  发布时间:2018-08-28

  两个月后,他组装了一个由各种废家电零件组成的ZVS拉弧电路,当它跳出20多厘米橘黄色电弧时,樊文天觉得,这是世界上最美丽的事物。

  樊文天说,做这个东西很烧钱。“里面一个模块就要好几百块,我一个星期生活费才200块,都是省吃俭用省出来的。”经过不懈努力,他在高中时期就拉出了2米多长的电弧。“当时设计的次级线圈,是一根尺寸为直径200毫米,长2.8米的pvc管,用0.33毫米的漆包线绕了3300匝,纯手工绕制,光是绕线圈就绕了一个暑假。”
 
  进入浙江机电职院学习后,樊文天已经创新制作了桌面级特斯拉线圈装置,可以放在桌子上拉出30厘米左右的小电弧,用于安全的教学演示。
 
  此外他还创新制作了电弧装置的其他用途,包括研制新型离子音乐电弧扬声器、自制无线充电装置和污水处理装置。他本人也拥有三项实用新型专利,并担任浙江省青少年科技创新协会会员。
 
  在拿到中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奖之前,樊文天拿过“浙江省政府奖学金”、“国家励志奖学金”、“机电之星”、“全国职业院校挑战杯特等奖”、“省级优秀毕业生”等多项奖励和荣誉。
 

  今年他应届毕业,已经被浙江中控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录取,将继续走上电的创新之路。

在全国的比赛上获奖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特别是一些含金量特别高的比赛,一旦获奖肯定是“牛娃”。

 
  昨天,钱江晚报记者就被两个浙江学子给震到了——浙江机电职业技术学院电气电子技术系的樊文天同学,被授予第十一届中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奖;杭州文一街小学新五年级学生应瑞珈,获得了第十届“鲁迅青少年文学奖”一等奖。
 
  更了不起的是,樊文天是全国唯一一个走进人民大会堂领奖的高职生;应瑞珈是浙江省唯一一个获得鲁迅文学奖一等奖的小学生。
 
  记者了解到,此次获得第十一届中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奖的浙江学子,一共有6人。有小学生、初中生、职高生,还有大学生、研究生。杭州文苑小学的六年级学生黄海容是全国11位获得该奖项的小学生之一,是浙江唯一一位获得这个奖项的小学生。他的两项小发明分别是——教室门防夹手装置和用于模型飞机的橡筋绕紧装置。
 
  昨天,记者采访了两位获奖学生,一个是“鲁迅迷”应瑞珈,一个是“追电少年”樊文天。
 
  “鲁迅迷”应瑞珈:跟鲁迅探讨嫦娥奔月
 
  “鲁迅青少年文学奖”是由鲁迅之子周海婴先生倡议发起并创设,每届比赛都有超过百万名青少年参加,是国内高水平的青少年文学奖项。这次比赛先采用网络评选,经过初赛和复赛,从上百万的文章中选出400位小作者参加决赛。
 
  记者在和应瑞珈的聊天中,发现他说话非常有逻辑,给人一种出口成章的感觉。从他的言语、用词中能听出,这个刚刚五年级的孩子有海量的阅读。
 
  回忆起比赛当天的场景,瑞珈说那天早上心里有些紧张,只吃了一点早餐就进考场了。“进场等候考试时,我心里慌慌的,但是我想到了像陈子昂这样的经纶之才,两次落榜都不失自信,我又何必为一次小小的比赛紧张。” 瑞珈说道。
 
  这次比赛的两个题目是《上学路上》和《我和XX的对话》。拿到题目后,瑞珈和平常训练时一样,先分析了一番。“《上学路上》对我来说难度很大,我看到题目一头雾水。但是看到第二个题目我脑袋里一下子冒出了一个想法,我要和鲁迅对话。” 瑞珈笑着说道。
 
  在参赛之前,瑞珈读了《鲁迅小说全编》、鲁迅散文集和鲁迅的其他文章。在他心里对鲁迅很是钦佩。“我一直很好奇鲁迅作为一个文学大家,文风为什么会这么朴实,而且这些朴实的言语却能表达出异常深刻的情感和思考。” 瑞珈说在读鲁迅文章时脑子里就冒出了好多问题,看到这个题目仿佛有了一个机会穿越回了民国,将心里的疑惑吐露出来。
 
  文章中他还和鲁迅讨论了《故事新编》中嫦娥奔月的后续场景。“鲁迅先生的故事看似结束,但却给人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,读这篇文章时我就思考了很久,嫦娥在月亮上会发生什么呢?这次终于能和鲁迅先生谈谈自己的想法了。” 瑞珈说道。
 
  “应瑞珈是个很会思考的孩子,平常对老师非常恭敬,学习也非常努力。”应瑞珈的指导老师金旸说。
 
  “这是孩子第一次离开杭州,参加这样大型的比赛,我应该在他身边鼓励。但那天我实在请不出假,我知道孩子不会怪我,心里仍然有些愧疚。” 瑞珈的爸爸说。23日早上,瑞珈爸爸一忙完手上的活就赶往北京,赶上了孩子的颁奖典礼。
 
  比赛结束后,瑞珈爸爸给儿子写下了一封信,信里写到了这段时间和孩子一起准备比赛的艰辛,但更多的是让孩子戒骄、记恩和载道。
 
  “瑞珈上一年级后,我和他妈妈就约定家里不开电视。” 瑞珈爸爸说,从那时开始几乎每天晚上8点都会要求瑞珈写一篇日记,9点讲解,小学四年几乎从未间断。“我不是一个好动的人,平常下班就喜欢呆在家里看看书,我家就是书多。”说到看书, 瑞珈爸爸不好意思地说。
 
  “瑞珈不是天生就非常喜欢读书的人,他的阅读习惯是慢慢培养出来的,刚开始需要我们不时提醒,后来他自己便爱上了读书。”瑞珈爸爸说,平常他会选择各种各样的书籍给孩子阅读, 历史、天文、地理、散文、诗歌等等类型的书都会涉及。现在书就好像是他和瑞珈交流的桥梁,每次和孩子看完同一本书就会相互说说自己的想法,两个人就像朋友一般。
 
  “追电少年”樊文天:电弧是世界上最美的事物
 
  中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奖的规格非常高。它按照邓小平同志的遗愿,面向青少年设立,2004年开始创办。主要奖励在校大、中、小学生,每年奖励100人左右,设立研究生、大学本专科、高中生、初中生和小学生五个组别,被推荐人的年龄不超过28周岁。
 
  8月24日的颁奖典礼在人民大会堂举行,还有国家领导人和两院院士参加。
 
  “看到了很多泰斗级人物。”樊文天告诉记者,“我们提前三天到北京,听了两位院士的演讲,还参观了中国工程院和中国计量科学研究院。”
 
  樊文天是如何拿到这个最高荣誉的?他研究的是脉冲式高压电弧。
 
  什么是脉冲式高压电弧?可以简单理解成人造闪电。不过,自然界的闪电是瞬间放电,马上消失的,人造的电弧却可以通过人工控制多次释放,从而进行相关的科研工作。
 
  樊文天高中时就读于杭州中策职业学校,作为一位来自偏远农村的孩子,他特别知道,要通过知识改变命运。
 
  一个偶然的机会,他对电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成绩并不拔尖的樊文天开始全身心投入到电的研究中去。他白天认真学习专业知识,晚上回家把头埋在书里,像海绵一样吸收专业知识,经常学到深夜才睡觉,专业书都被他翻烂了。
 
  渐渐地,单纯的理论学习已经不能满足他对电的好奇。2013年,他在网上看到了一段电弧拉弧的实验视频,看到平时不可见的电,被拉出一道美丽的电弧,他被深深震撼了。他像着了魔似地查阅各种资料,与志同道合的网友交流,并流连在各个废品回收站,常常为了一个旧元器件,喋喋不休地与老板讨价还价。
 
 
您还可能感兴趣的内容: